2010年3月21日 星期日

想起林清岳

林清岳關鍵字:
就學經歷:曾經轉讀四、五所學校,最後成為中輟生
19歲殺死父母
23歲被執行死刑
被警方押解命案現場時,「不下跪,不哭泣」
 
最近,台灣社會因前任法務部長王清峰明白表示其主張廢除死刑立場,與逾七成的民意相違而黯然辭官。廢不廢死刑這話題,熱鬧了幾天。也因此,若干媒體也針對台灣過去發生的死刑案件做了回顧。有的討論刑場的神秘幽靈氣氛,有的討論殺人魔成因,有的則談論毫無悔意的死刑犯。

因為這熱鬧,我想起了林清岳弒親案。
該案發生於1998年十月,林清岳為了取財,夥同朋友聯合殺死自己的父母。
2001年該案三審定讞,2002年5月6日執行槍決。
林清岳犯案時年十九歲,得年二十三歲。


上週有天很巧,我剛好看到東森新聞在播放相關新聞,記者走訪若干人,大部分受訪者皆表達了「殘忍殺死父母,本來就該死」、「逆子」之類的負面資訊。唯二看到的不同觀點是黃明鎮牧師與一位女性法師的說法。

黃明鎮牧師說,他曾與林清岳在獄中聊天,林清岳告訴他,有次父子在家發生衝突,父親抓起他的頭往牆壁撞,撞得他眼冒金星。
女性法師則表示,林清岳很驚訝她願意關心他。

當我看到黃明鎮牧師淡淡陳述他在家中被父親抓著頭往牆壁撞,我感覺到很難過。這對父子之間還有親情存在嗎?他們之間的衝突有多久了?曾經有鄰里鄰居、里長、親友關切嗎?父子之間已然沒有愛,只有恨,雙方每天在一定的空間碰面,能不出事嗎?

我個人認為,這悲劇是林清岳十九年來成長歲月後,對其家庭、父母、社會,用生命所寫下的總結報告。

林清岳之所以會成為社會大眾眼中的「冷血殺人犯」,若諸君願意冷靜推敲其成長階段,我們會發現什麼?

他當嬰兒時,有一雙純潔的眼睛,爸爸媽媽都愛他。(問題:諸君若有機會去醫院嬰兒房看嬰兒,請問,您能夠確定哪一個嬰兒長大後會是殺人犯嗎?另一個問題是:請思考嬰兒變成殺人犯的養成過程。)

中學階段,他轉讀四五個學校,最後成為中輟生。問題:他在學校生活快樂嗎?成績如何?老師如何管教他?還是根本就「沒救了」?「問題學生不用教了」?

他在家中的遊蕩生活快樂嗎?他與父母的關係好嗎?

十九年的時間,這個家庭有了殺死父母親的兒子。這中間,有多少層層疊疊、點點滴滴的原因疊起這個悲劇?

林清岳犯下的案子,根據我國法律是死罪一條。讓我難過的不僅僅是三條人命的被剝奪,閱聽大眾在議論此命案的一面倒負面觀點,也讓我難過。

數說死行犯的過錯,可以懶於分析,疏於思考。反正怎麼罵都是一種情緒的抒發。「你看,這個人壞透了,本來就該死」、「殺父母本來就該死,這有什麼好討論的?(真的不值得討論嗎?還是沒想過呢?你得到的資訊是否足夠判斷他的家庭情況?)」或「死都死了,別談了」。


但是,一味地謾罵殺人犯,對我們共同居住的社會有幫助嗎?
我們是否可以想一想:如何減少殺人犯的「構成條件」?

2002年,不見容於台灣社會的林清岳被執行死刑了。
2010年3月,當台灣社會談到是否廢除死刑時,提到林清岳時,對其人的說法與2002 年沒有什麼不同。

請問台灣社會:我們從林清岳他家三條人命,得到了什麼教訓?

請想一想:
林清岳19歲殺父母。我們19歲時在做什麼?
林清岳得年23歲。我們23歲時在做什麼?

為什麼當大多數的19~23歲年輕人還在學校唸書、打工、談戀愛,林清岳卻犯下社會不能接受的犯行?

從林「清」到王「清」,我們對死刑議題思考過嗎?還是只是一陣莫名其妙?


以下附錄,是我在林清岳案發後投書給報社的舊稿。1998年當時,編輯並未採用。如今我將此稿抄錄,提供給關切死刑議題的讀者做參考。


恨意從何開始?--評林清岳弒親案
撰文:郭雅惠,文字工作者

內文:
社會新聞中,有許多案件當事人付出寶貴的生命,可惜的是,這些付出寶貴性命的案件,往往只是在媒體上喧騰一時,過幾天,閱聽人的注意力會被其他更聳動、更髮指的案件所取代。究竟,這些血淋淋的命案,能否帶給社會大眾活生生的教訓呢?

以林清岳弒父母的案件為例,媒體的報導並沒有提供足夠的「真相」來說明林清岳的作案動機。
林清岳沒有說明他與父母的親子互動關係如何?他對父母親的恨意始於何處?當他被押解到命案現場時「不下跪,不哭泣」,相較於百名圍觀鄉親的怒罵、搥打,其冷漠與卡繆筆下的「異鄉人」雷同,該故事主人翁對母親的身故沒有哀悼,引起鄰人一致的憤怒、反感。

就命案內容來說,此命案根本是個草率為之的命案,談不上「A計畫」。儘管林清岳供稱,策劃殺父母已有一年時間,卻連引爆瓦斯也引爆不成。

有意思的是,命案發生不久,林清岳行蹤成謎時,鄉人的直覺反應是--林清岳涉嫌重大。可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林清岳與父母相處情形「不甚好」的印象,鄉親們應該事略有所知。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是,林清岳計畫花用父母親的奠儀,並決定讓父母親離世的日子提早。此類覬覦,為社會大眾痛批「冷血」,但是,林與朋友們討論籌錢的口氣,彷彿是在談論「陌生人的死亡與奠儀」,為什麼親子關係會變成宛如陌生人?

林清岳被捕後,社會各界莫不痛責為「逆子」、「覬覦父母財產的不孝子」。從媒體報導中可得知,身為獨子的林清岳,父母親甚為疼愛,並為愛子購買了名貴跑車。但是,林清岳卻供稱恨父母親「管教太嚴」。從鄉親口中的「備受疼愛」到「管教太嚴」,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從林清岳的就學經歷看,他曾經轉讀了四五所學校,最後仍然成為中輟生,與一群經歷相近似的青年遊蕩度日,準備入伍。這個沒有學校願意收的中輟生,對自己的人生會如何盤算呢?

恐怕,任何事情都可以草草了之,學業如此,作案如此,父母的生命如此,自己的生命也是隨隨便便的。

8 則留言:

hsheng06 提到...

某些父母,代表了一代父母,一代大人的世界,when 儿子和女儿,小男孩,小女孩,不过是小猪小狗,想骂则骂,想打则打。有的孩子,甚至会在父母在工作单位心情不好后的出气筒。记得我小时候去打酱油,非常害怕那些很凶的国营小卖铺(那时候叫“合作社”)的售货员大阿姨。记得我小时候乘坐公共汽车,非常害怕那些很凶的售票员大阿姨。但愿这样一代父母,已经成为历史。

郭雅惠 提到...

致hsheng06君:
 
 謝謝您留下寶貴意見、分享您的童年記憶。可見--小孩子感受力敏銳;什麼都懂、什麼都記得。孩童只是不善於語言表達罷了。

 為父母難。為人父母之難;因為這是終生職,卻不需要任何證照考試;相對的,保姆、幼教師卻需要資格考試。

 若干年前,我因工作採訪兒童文學作家林良。他以<小太陽>一書享譽台灣。

 訪談中,林良先生告訴我,他曾經收到許多位小讀者寫信給他,問林良「您可否取代我爸爸;作我的爸爸?」聞之,令我惻然。 

 林良表示,每個人,都應該愛他自己的家。.....


 拙文「想起林清岳」發表後,至今仍為讀友陸續點閱。顯現本弒親案,確為世人重視、從而作更為深入的獨立思考。

 小說<麥田捕手>作家沙林傑曾說:他要作個麥田捕手,緊緊抓住跑到懸崖邊的孩子們。

 我們處於亞洲。我們可以做「稻田捕手」,極目所及,盡可能抓住跑到懸崖邊的孩子們。


春日和,
版主郭雅惠敬書

ada 提到...

十九歲成長的細節,外人很難看得出來,歪取的起始點從何開始,但畢竟是社會的一個小角,不是在黑暗的角落,而是在物質豐厚富裕的環境,有溺愛,卻沒有人性本善的教育,一路誰漏接?其實是沒人可適當介入的。
但有一種東西是國家可以做到的。基礎教育裡加入倫理與道德,社會教育提倡倫理與道德,必然會大大減少問題產生與問題漏接現象。現在大家訕罵的都已經是結果,是絕大多數人不能接受的情況,必然會為眾人唾棄。但仔細思考,源頭還是要回歸,若人人都有良好倫理與道德的養成,不但不會出現林清岳弒雙親,也不會有鄭捷北捷殺人事件這些重量級的犯罪事件,其次的典型犯罪事件,絕對也會銳減。

郭雅惠 提到...

ada讀友:您好!


謝謝您留下意見。這幾年台灣仍陸續出現了青年、少年犯下殺人重刑案。使社會大眾驚愕、不安、爭辯。

您寫道:「一路誰漏接?」「現在大家訕罵的都已經是結果」。從您的留言中,您強調,宜多思考犯案人犯案行為的「源頭」。

多謝您的分享,「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
 我們不得不自問:為什麼台灣這幾年出現了「隨機殺人案」?「少年弒母案」?--我們的社會到底「栽了什麼種子」?才會「收穫青年、少年重刑案」?

我們也不得不思量:誰漏接?誰漏接的責任最重?怎麼辦才好?


青年殺人案,好似一張「不好看的」拼圖,持續認真拼讀分析下去,卻也可能是一張塑造社會和平、打造幸福國家的尋寶圖。

在此,謝謝您為謎團提供了一片「思考類」拼圖。



夏涼,版主郭雅惠寫

🌸 薇風 🌸 提到...

看了您對『林清岳弒親案』的評述,覺得很有道理...沒人知道林清岳到底跟父母之間,發生了什麼問題?是什麼原因,能夠讓他犯下這個天理不容的滔天大罪?親子關係的疏離,真的是個值得探討和省思的問題!

郭雅惠 提到...

薇風讀友:

您好。

多謝您來函,大凡人間難事,加入您的獨立思考、冷靜自持,這正是您對社會關懷的一種愛的表達。


夏天好!

版主郭雅惠謹上

匿名 提到...

你好
偶然在網路上看到林清岳案及您的文章
您的見解獨樹一幟
而我也有小小的拙見分享
林男的卻喪心病狂
但其來有自
他的父母也要負很大的責任
尤其是那溺愛他的母親
所謂養不教父之過{父母}
當一個3歲之前可塑性還很高的小孩子
你給了他甚麼樣的教育?
就像同樣喪心病狂的鄭捷也是一樣
他的父母罪無旁貸
從沒好好去關心去輔導孩子正確的觀念
事實上現今社會很多這樣的父母跟年輕人
很多冷漠都是源自於錯誤的家庭
若孩子本性不善良就容易鑄成大錯誤
這個世界實在是太複雜了
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的卻都是很弱的一環
最近世新大學的殺人案不也是如此?
時代越進步,反而人心變得越複雜
這個社會真的病了
但卻沒有做到心靈輔導或是人文素養的加強
也難怪像是這種社會案件會層出不窮了
教育真的很重要
我自己的弟弟也是因愚昧的母親溺愛而成為問題人物啃老族
他也曾恐嚇要殺我母親或家人
他跟上述的例子一樣
總是認為都是別人的錯
除了他的本性不善良之外
我母親真的要負很大的責任
每當我看到相似的例子總會覺得不勝唏噓
而我母親年事已高身體不好卻還要侍奉著這個逆子
若當初好好教養她又何來今日之苦?
這都是有來龍去脈的
人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也都不能一再為自己找藉口及逃避一切
教育真的是非常重要的
只是世上的人們往往把金錢與吃喝玩樂看得比教育重要
人心真的已經不古了
我反而懷念起以前那個純樸的年代

郭雅惠 提到...

匿名君:您好!多謝您寫下深思後的意見。謝謝您!版主留言